第一千四百三十三章 Never Again

听书 - 芝加哥1990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这小子是我大半辈子中见过的,最放浪形骸的FBI……”

目标人物安德烈桑切斯简直将停职调查当成了难得的假期,除了与同组的史蒂夫凯斯、戴夫诺顿以及其他纽约分局同事碰面聊怎么平安渡过内部调查危机,他泡酒吧、看脱舞、与情人幽会也不时回家陪陪妻儿、和帮派头目小赌怡情、偶尔再敲诈敲诈街头毐犯,行踪不定的生活非常‘精彩’。

老麦克都被他搞无奈了,啧啧称奇:“简直视FBI的内部纪律为无物,比维克麦基活着的时候还猖狂。”

正开车的富兰克林听到维克的名字,立刻诧异地扭头看了副驾的老头一眼。

“怎么?”

潜心研究纽约地图的老麦克没注意,但后座的卡尔看到了他这个小动作,于是问道。

“没什么。”

富兰克林继续专心开车。

卡尔也没当回事,但十几分钟后富兰克林自己忍不住了,突然开口:“Yo,那个……维克麦基,是那个……芝加哥的冲锋队头目吗?”

“对。”

在芝加哥混街头的黑人听过冲锋队维克的大名不奇怪,卡尔点头,“他后来被一个黑人小贼意外枪杀了。”

富兰克林撇撇嘴,“我知道,冲锋队那些白佬活该,他们都M-FXXK是该死的种族主义者,我很高兴正义之光能够降临。”

“维克很早就被调离冲锋队了,你那时候就混街头了?”老麦克闻言眯起小眼睛上上下下重新打量他,“你才二十五岁吧?”

“二十六,和你的老板同龄。”

富兰克林被盯得有点心虚,故作不爽回怼了老头一句。

“现在也是你的。”状况外的卡尔训斥下属:“以后说话小心点富兰克林。”

“专心开车吧。”

老麦克不想将谈话继续下去,现在已经是九月十一日的凌晨,他和卡尔都不能长时间在纽约的街区里游荡,必须尽快办完差事。

富兰克林打方向,将车拐进一条两侧都是临街公寓楼的道路,安德烈桑切斯的情人住在其中一栋里面,“他在。”

安德烈桑切斯只是行动漫无目的,但应该没察觉到被人盯上了,无论去哪,私家车总不会换,老麦克三人已经将他的习惯摸清楚了,他晚上大概率会来情人这过夜,并且很早,天还没亮时就会开车离去。

所以等他出门上车那阵子就是最佳时机。

“希望到时街上不要有目击者。”

老麦克已经化过妆,卡尔和富兰克林俩黑人也换上了连帽衫将脑袋罩住,“只需要打开车门对吗?”安德烈桑切斯的车是辆新款道奇,富兰克林说:“想发动它的话可能要多费一些时间。”

“不用,开门就行。”老麦克从副驾挪过来接手方向盘。

“没有路人。”在后座望风的卡尔报告。

“OK,十秒。”

富兰克林将车控制着缓速滑行,然后将车门微微打开,当经过那辆道奇时他直接一个翻滚下车,弯着腰矮身摸到道奇的驾驶座一侧,用从怀里取出的扁通条顺着车窗塞进去,就像魔法一样,在十秒钟内就拉开了车门。

这时候如果他被人发现,最多被认为是偷车贼。

将车停在前面的老麦克再次观察了下,确认安全后也下车,小跑进道奇车里,迅速爬到后座,再将身体蜷缩在座椅上,掏出手枪,检查了下弹夹,然后开始拧消音器,上膛。

富兰克林轻轻关上车门,然后回去再开车兜了个圈子,转回到远远能看到这边的后方,将车熄火。

“干得不赖,小富。”

卡尔激赏地拍了拍富兰克林的肩膀,给买车的人放贷,如果遇到对方违约的情况他就会让富兰克林去把车偷回来,从无失手。

“这老头很厉害。”富兰克林刚才也被老麦克的身法所折服,“我俩配合简直绝了。”

“哈哈,当然,老板最信任的贴身保镖嘛。”

虽然事先演习过,但兔起鹘落之间完成这一切,把卡尔看得直接就嗨翻了,“刚才你俩的行动简直是艺术……”

大约四点多,打着哈欠,领带搭在脖子上的安德烈桑切斯离开了公寓楼,对一切都浑然不觉。

“别动!”

老麦克还有空提前观察了下安德烈桑切斯情人住处的窗户,这种老式公寓楼外面有一一对应楼上住户单位的老式应答机,很容易摸清楚目标对象的房间号,确认安全后才将冰冷的枪口抵住安德烈桑切斯后脑勺,“举起双手。”

安德烈桑切斯目瞪口呆的将双手举起,富兰克林和卡尔下车从后面冲过来,富兰克林将他一把拽出驾驶座,塞进后座,卡尔跟进来和老麦克一左一右将他夹在当中。

“你们知道你们在干什么吗?你们在自杀!”

安德烈桑切斯看到有俩老黑反而不慌了,他以为是倒霉遇到了想抢劫的小角色,对卡尔说:“给你们一个选择,看到我西装内袋里的证件后立刻下车滚蛋……我就当这一切都没发生过。”

老麦克才懒得和他啰嗦,直接一枪托砸在后颈弄晕了事。

当安德烈桑切斯醒来时发现自己正身处一栋正在施工的无人建筑内部,活动了一下身体,发现竟然行动自由,只有双手被简单绑在了一起,面前还叠了俩工地的材料木箱当桌子。

实际上熟知纽约每一个角落的他看到外面的曼哈顿天际线后,甚至能借助那一栋栋熟悉的摩天大楼当对照坐标,报出身处这栋楼的具体地址和建商公司的全称!

这里应该是自己的地盘,“呵呵,你们想要从我这得到什么?”同时他已经反应过来对方不可能是单纯的劫匪,开口问面前持枪的白人。

“麦克汤利,你记得这个名字吗?”

行动非常成功,老麦克不必拐弯抹角,直接进入审问阶段。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是?”

安德烈桑切斯眯起眼,经常跟随APLUS出镜的老麦克太令他眼熟了,即使化过妆,但作为受过训练的FBI探员,他很快就将对方的身份辨认了出来。

可他不敢叫破,黑法老对自己动手了,黑法老……

一股寒意瞬间从头凉到脚,全米第十七大富豪,曾经指使维克麦基弄死一名探长同事的APLUS敢让身边的亲信直接来纽约对自己动手,那么就意味着他已经知道自己参与过枪击案,并且绝对不会给机会让自己将消息再传出去。

“麦克汤利没有死,他在哪?”老麦克半诈半问。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安德烈桑切斯回答的同时观察四周,一名全身遍布纹身的黑人在楼梯口望风,另一人看不到,应该站在自己身后。

看起来有机会跑?他脑子飞速运转,想辙。

“和我们合作,不会亏待你的。”老麦克向卡尔示意,卡尔将一个手提箱拎过来,在充当桌子的木箱上放平,打开。

满满一箱的百元大钞,很有经验的他目测了一下,大约三十万刀左右。

“这只是见面礼。”老麦克说。

这点钱对全球有数富豪来说只是毛毛雨,算个什么,安德烈桑切斯假意被金钱所迷惑,控制脸部肌肉做出贪婪的表情,“你们想知道什么?”

“一切,麦克汤利的下落,还有多少人参与了那起枪击事件,每一个名字都会有一笔巨额奖金……安德烈。”老麦克说。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麦克汤利是死是活,真的,我的意思是我清楚麦克汤利是枪手之一,但我得到的消息是他已经死了。”

安德烈桑切斯回答:“至于那起枪击事件,我更不知道谁参与了……”

开玩笑,黑法老当时差点被打死,昏迷了几个月!自己真信对方的话招了,估计小命也到头了。

“需要我提醒你一下吗?你的上司,史蒂夫凯斯,你的同事,戴夫诺顿,戴夫诺顿就是号称击毙麦克汤利的人。”

老麦克继续给压力,“还需要我多提醒一些吗?”

“那你该绑史蒂夫,我只是他的下属,而且从不参与芝加哥的事。”

安德烈桑切斯摇头。

老麦克没想到这家伙嘴巴还挺严,将装满绿色钞票的手提箱往前推了推,“别装傻了,哪怕看在钱的份上,”

“我真不知道……啊!”

天已经在放亮,老麦克没有多少耐心,给富兰克林使了个眼色,开始动用暴力手段。

“早啊,APLUS。”

“早。”

早八点,宋亚人已在交响乐团练习室,指挥梦之安魂曲排练的记录短片ABC早已播出,但那并非完成品,今天乐团才要第一次和合唱团合练,乐手和合唱团员们已经陆续抵达,宋亚和每个进来的人打招呼。

“OK,一分钟。”

他今天心情很好,昨晚MJ出道三十周年演讲会的第二场他也看了,MJ在该场演唱会终于表演了一首‘万夫莫敌’新专里的主打单曲:YouRockMyWorld,还是老一套的节奏布鲁斯加后迪斯科舞曲元素,不怎么像能流行起来的样子,即不够时髦,也不够好。

于是他信心更足了,看着墙上的挂钟掐准时间,抬起指挥棒。

所有乐手和合唱团成员静静等待,当指挥棒落下时,梦之安魂曲的完整版本第一次合练开始。

“啊……啊……”

人声的加入让原本慷慨激昂的纯音乐更加具有神圣感,除了要对抗脑子里不时闪回的枪击现场,宋亚感觉很好,“卡!呃……停一下,你!再果断一点!我要你进来时有风暴雷电般的效果!”

他训了几句负责镲的乐手然后对照天启又做了些小改动,同时低头在指挥总谱上进行记录。

“别给我乱编名字!”

纽约,老麦克识破了安德烈桑切斯的扯谎,“老实点!现在说实话还能保住你的小命!”

“我真不知道!救命!”

富兰克林和卡尔正一人抱住安德烈桑切斯的一只腿,将他倒吊在楼板外面,摔下去就是粉身碎骨,脸已经肿成猪头的他早怕了,摇着脑袋拼命呼救,但哪怕是白天,这个建筑工地依然人影皆无,“我什么都说!求求你们!别把我丢下去!”

老麦克使了个眼色,富兰克林和卡尔把他拽回来。

“呼……呼……”他坐在水泥地面上大喘气。

“麦克汤利在哪?叫什么?你和史蒂夫凯斯背后是谁?”老麦克脸色狰狞地逼问。

“哈哈哈!”

安德烈桑切斯突然疯了一样的仰天大笑,“我不知道!我也正在查!史蒂夫凯斯将麦克汤利藏得很严实,他们甚至没有加入证人保护计划,FBI得到的消息也是麦克汤利已经被戴夫诺顿用狙击枪杀死了!”

老麦克气得让富兰克林和卡尔将他再度吊出去。

“我说的都是真的!我是FBI内部卧底!受命接近史蒂夫凯斯搜集调查他的腐败证据!”

头下脚上的安德烈桑切斯大叫:“相信我,我对APLUS完全没有意见!”

“继续编……”老麦克歪歪脑袋,富兰克林和卡尔松手,让安德烈桑切斯享受自由落体,直到最后一刻才抓住了他的脚踝。

“不!你以为呢!?”

安德烈桑切斯吓得涕泪横流,“真该死……绕了我,求求你们……你以为我为什么能轻松扛过两次FBI的内部调查,你以为我不想知道麦克汤利的下落吗?我也在努力查!你以为麦克汤利为什么能活着?因为他手里有史蒂夫凯斯的腐败铁证当护身符,史蒂夫凯斯不敢让他死!”

老麦克听到这做个了WTF的口型,难道真的抓人抓岔了?对安德烈桑切斯的这段供词倒是信了一半,“就说你知道的,查到的。”

“麦克汤利应该就躲在纽约,只有史蒂夫凯斯和戴夫诺顿知道他的新身份,但史蒂夫凯斯那家伙非常机警,从来不会亲自和犯罪嫌疑人打交道,都是戴夫诺顿在帮他维持单线联系!”

安德烈桑切斯语速非常快的说:“但他们和麦克汤利没有必要经常联系,我想过办法但没有线索!”

“枪击事件幕后主使是谁?史蒂夫凯斯一个纽约腐败FBI不可能会有那个动力!”老麦克再次让富兰克林和卡尔把他拉回来。

“我真的不知道……”

“说你知道的!”

“汤米摩图拉。”

“他参与了,但没那个能力指挥你们!”

“我真不知道……求求你……”

安德烈桑切斯心理防线已经在折磨之下崩溃,“史蒂夫凯斯说过汤米摩图拉是个被复仇之火烧坏了大脑的意大利人,我猜摩图拉通过好莱坞的朋友招募了麦克汤利,正好麦克汤利有借假死金盆洗手的打算,于是和史蒂夫凯斯一拍即合,他们早就认识……他们设了个局中局,摩图拉被出卖,麦克汤利也顺利甩掉了同伙,正好史蒂夫凯斯即想帮麦克汤利假死,又要APLUS的命。”

“史蒂夫凯斯的幕后……”

“你们去把他抓来自己问啊!”鼻青脸肿,身上血迹斑斑的安德烈桑切斯冤枉死了,鼓起勇气怒吼,“我知道早说了!”

老麦克失望地捂住了额头,“细节,那说你知道的枪击事件细节。”

“枪击发生前,我按史蒂夫凯斯的命令去了芝加哥,和当时在芝加哥分局任职的戴夫诺顿一起制定了麦克汤利团伙逃走的路线,主要是挑选围猎麦克汤利同伙的伏击地点,然后就回了纽约。等再返回芝加哥的时候我都在和去支援的当地外勤集体行动……”

安德烈桑切斯终于老老实实交待。

“等等,你在帮FBI调查史蒂夫凯斯的腐败案,你应该是正义的一方,但为什么愿意答应配合他要APLUS的命?”富兰克林突然开口问道。

“APLUS花钱雇佣的芝加哥黑警干掉了一名我们的同事,起码史蒂夫凯斯对我是这么说的,我们都想报仇,我真不知道幕后主使,只有他知道,戴夫诺顿都不一定知道。”

安德烈桑切斯说:“据我所知还有其他执法单位的人在配合史蒂夫凯斯,至少在洛杉矶灭口摩图拉朋友,那位好莱坞之眼的肯定是他的同路人。”

“你们谋划了多久?”

枪击事件的迷雾被拨开了一层,老麦克恍然大悟,但随后便愈发失望,自己精心选中的突破口结果是个边缘人物,而且还负有FBI内部卧底的另一层身份……某种角度上来说不能算该死之人。

“至少四个月,可能更久,2PAC在拉斯维加斯挂掉后,史蒂夫凯斯就用开玩笑的口吻提起过将APLUS之死伪装成血帮复仇的打算,说明当时他已经有成型的计划了。”

安德烈桑切斯回答,然后昂起头看向老麦克,“我活不了,对吗?”

‘噔噔!噔噔噔噔!’

梦之安魂曲再次演奏到快结尾处,递进的恢弘节奏令人血脉贲张,额头见汗的宋亚满意地将手抬起,抓准节拍很潇洒地握拳,音乐就此戛然而止。

“OMG……”

这时卡尔突然喃喃自语地走向楼层边缘,远处高耸入云的世贸双子塔正在冒着滚滚浓烟。

“那边怎么了?”富兰克林问。

“刚才我看到好像有什么东西飞进楼里了。”卡尔回答。

安德烈桑切斯不关心这个,趁着俩老黑注意力分散的机会猛地将富兰克林狠狠推开,然后连滚带爬往楼梯口跑。

“FXXK!”富兰克林几个箭步追上去,拽住他衣领,将人拖了回来。

“精神给我集中点!”

老麦克放下已经抬起的手骂他们,然后重新举枪瞄准,“是的,你活不了安德烈……抱歉,我们不能冒放你离开的风险。”

“FXXKYOU!FXXKYOU!”

安德烈桑切斯彻底绝望,奋力睁开血肿的双眼,对着老麦克的枪口怒骂:“谋杀一位FBI探员?哈哈,你和你的老板迟早会受到正义的审判!”

“我们不会让往事重演了。”老麦克回答。

“你们也配谈论正义?”富兰克林冷笑。

“闭嘴Nger!死个奴隶牵涉到什么正义!?”

人之将死,安德烈桑切斯本性毕露,“APLUS赚再多钱还不是差点被我们像只狗一样干掉了!”

“你他妈的……”富兰克林再度挥拳。

“检查他的手!”老麦克突然喊道。

富兰克林又去掰安德烈桑切斯攥得紧紧的拳头,弄不开,卡尔也来帮忙,“真是狡猾的白佬……”两名壮汉用尽手段终于弄开后,发现原来安德烈桑切斯趁刚才推自己时,悄悄扯下了衣服上的一个纽扣。

老麦克拨开枪机。

安德烈桑切斯像软泥一样瘫坐在了地上,大口大口呼吸,突然……他开始疯狂大笑,还很硬气的在这即将抵达生命终点的关头唱起了歌,竟然用了经典工人歌曲SolidarityForever的调子。

“我双眼目睹踏平动物园的荣光。”

“我们用Nger的血还有其他杂种的血洗礼自己。”

“我们要推翻犹太伪政府,打倒一个又一个Jew。”

“白人大步向前……”

‘砰!’

“FXXK!你他妈的!”富兰克林气得火冒三丈,夺过老麦克的枪扣动扳机,歌声终于停了。

“收拾吧,你去把水泥拿来。”老麦克看了眼安德烈桑切斯眉心的血洞,又看向远处冒着烟的世贸大楼,“今天有点不太对劲。”立刻带着两人善后。

“噔噔噔噔!用心一点我们再过一遍!”

宋亚大声鼓劲,排练正嗨,突然,练习室的门被消音器撞开,“亚力!亚力!”

叫我昵称干嘛?这么多人呢看着呢真是的,宋亚秒黑脸,“这里是严肃的交响乐……”

“看……看电视……”

你是海登吗?算了算了肯定有急事,宋亚放下指挥棒跟出去。

外面走廊还有不少工作人员在奔波转告,“世贸大楼?怎么了……让让,请让让谢谢……OMG!”

他挤到无数人捂着嘴,眼含泪光围着的电视机前时,正好看到一架飞机撞上双子塔的直播画面,之前已经浓烟加火光了,难道已经被撞过了?

原来是因为飞机没了的吗?他突然想起了天启歌曲帝国之心MV里的画面,双子塔在那时候就没了。

原来是今天啊……

宋亚呆滞当场,脑海里浮现出一首歌:

从阿金库尔到滑铁卢

从普瓦捷会战到安茹战役

从蔷薇战争到百年战争

穿越洒满鲜血和泪水的战场

博斯沃思战役到奥克角登陆

斯大林格勒保卫战和约克角围攻

再到加里波利血腥的草地

无法阻止的狂热杀戮

从班诺克本战役到奥斯特里茨战役

法兰西的沦陷和德意志的闪击

世界上最残酷的暴行

欧罗巴的血液承受这一切

叛军打到了我们的土地

在被惶恐夹击的西方世界

所有战争源流之地

欧罗巴,欧罗巴

在我们有生之年找到美好的未来

以仁慈和鼓舞之名

引领我们听从更高的召唤

列宁格勒战役和柏林墙

进军罗马和拜占庭的陷落

闪电战和德累斯顿之夜

Dropabomb,endthisfight

Neveragain!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