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添加书签(永久书签)
报错(章节有误?)
听书 - 我,转生剑仙,发现师尊是女帝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A-
默认
A+
护眼
默认
日间
夜间
上下滑动
左右翻页
上下翻页
《我,转生剑仙,发现师尊是女帝》第76章:活过一日的蜉蝣 1/1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海天相接的地方,逐渐露出了一抹亮白。

无边的黑夜,竟然已经要褪去了。

清晨的露珠带着晨曦的味道,从泉水边低矮草丛圆滚滚的叶片上滚落。

早起的海鸟吵闹个不停,倒在地上的苏木揉着眼睛缓缓坐起,却发现身边空无一人。

只有一白一黑两把颜色不同的刻刀还捏在他的手心里。

糟糕!那个小姑娘!

苏木慌忙站起来,赫然发现自己已经不在那座人族小镇里了,回到了那一眼清澈的泉水边。

苏木攥着刻刀,呆呆地站在晨曦中。

他不相信,也不愿相信。

苏木一次又一次地往那并不深的泉水里扎猛子,终究是再也没见到那袭红裙和那张爱笑的脸。

累极了的苏木躺在一处草地上,浑身冰凉,被那泉水呛得直咳嗽。

“这一切究竟是真的?还是假的?”

苏木挣扎着坐起,盘膝而坐,开始细细地回忆那《百妖谱》上的内容,终于在一张书页上找到了答案。

“蜉蝣,幼时藏于水下,成虫后出水,寿极短,朝生暮死,若侥幸与那天地灵气融合,得机缘造化,可化身为妖,此妖自诞生始,即为人形,生性好奇又通晓万事,妖寿一日。”

苏木猛地张开双眼,喃喃自语道。

“蜉蝣一日即一生,朝生暮死?朝生暮死……”

突然苏木的身后传来了一道分辨不出男女的说话声。

“你也觉得蜉蝣活该朝生暮死?”

苏木剑气凝于指尖,缓缓转过身去,抬眼一看,却愣在原地。

身后不到一丈的距离站着个看不清外表的家伙,他或者她的脸上笼罩着一层淡淡的雾霭,让人看不真切。

一件雪白的直襟长袍,绣着极为古老的花纹,腰束云龙纹的宽腰带,其上只挂了一块玉质极佳的墨玉,形状看似粗糙却古朴沉郁。

这个家伙看上去明明很年轻,却给人一种垂垂老矣的暮气。

苏木深知眼前这看似普通的家伙,绝对不简单,有种如临大敌的危机感。

灵力始终外放的他,竟然没察觉到这家伙是何时来到背后的。

苏木缓缓从储物戒指中取出铁剑,紧紧握在掌心,手指不停地缩紧,指节吱嘎作响,脸上的表情也变得愈发凝重。

“你是什么人?”苏木沉声问道。

“我?”

来人似乎有些迷惑,他认真地想了想,随后摇了摇头,看向苏木的同时,一字一顿地说道。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谁。”

苏木眉头紧锁,有些诧异地问道。

“不知道自己是谁?你也没有名字?”

他依旧摇头,散发出的气场也变得更加怪异和扭曲,周遭的空气似乎都猛地一滞,这让苏木不得不运转灵力抵挡。

片刻后,异动消失,他继续问苏木同样的问题。

“你也觉得蜉蝣活该朝生暮死?”

苏木愣了一下,咬着嘴唇,神色变得有些凄苦,长叹了口气后,略显无奈地说道。

“我不觉得……”

“嗯?”他有些惊讶,似乎他也没料到苏木会说出这样的答案。

他往前连着走了好几步,和苏木之间的距离缩短到了一臂。

苏木咽了口唾沫,往后缩了两步。

他继续说道。

“朝生暮死,生死轮回,你知道这背后代表着什么吗?”他的声音听起来很古怪,既有少女的悦耳,又带着淡淡的沙哑,有着少年特有的虚浮,却又夹着一种难言的沉重。

这是一个,让人听了就觉得很有故事的声音。

苏木不明白眼前这古怪的家伙到底在说什么,直截了当地说道。

“抱歉,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他脸上的雾霭突然淡了一点,露出半张脸,朝着苏木浅浅一笑,那勾起的唇角,竟给人一种“吹面不寒杨柳风”的舒适感。

他继续说道。

“这就是天道。”

“天道?”苏木小声地嘀咕了一句,有些发懵。

眼前这家伙已经不仅仅是不简单了,他的实力可能已经超越了苏木所见过的任何人。

苏木微微抬头,看向他被雾霭遮住的双眼,试探性地问道。

“你知道什么是天道?”

“我自然知道。”他云淡风轻地回答道,两手缓缓张开。

“我听闻,这世间所有的人都想知道什么是天道,都想要证道长生,成为那不朽的存在,你也想要证道吗?”

苏木体内的气海接近沸腾,眼前这家伙所说的每一个字,都像是有千斤的重担,一股脑地全砸在了苏木的肩膀上。

苏木咬着牙,拼命地支撑。

他敢肯定,即使是桃夭也不敢说自己知道那虚无缥缈的天道。

所以,他对眼前这古怪家伙的话,还是抱着将信将疑的态度。

苏木运转灵力,拼命抵挡着身上的重压,随后咬牙切齿地说道。

“我不想证道,我想看看那天道究竟是何物?!”

说完这句话的瞬间,那宛如山岳般的重量一下子全消失了,苏木总算是缓了口气。

那古怪的家伙似乎又被苏木所说的话给惊到了,他喃喃自语道。

“天道吗?”

他一动不动,平视着苏木,目光略过他,看向那眼泉水。

清澈的水面倒映着天空中的太阳,那有些模糊不清的影子,倒映进他的眼底,却点着化不开的血腥。

“你不会想看到天道的,绝对不会……”

苏木觉得,眼前这家伙可能是脑袋瓜子不太正常,不过和他说话的感觉很奇妙,一会如清风拂面,一会又像泰山压顶。

苏木托着下巴,用指尖抹掉了嘴角渗出的鲜血,认真地想了想,随后慢悠悠地问道。

“天道这东西,不是我能搞得明白的,现在我比较好奇,你是怎么出现在这里的。”

“我一直就在这里,是你吵到我了好不好。”这古怪的家伙慢慢地舒展开身子,走到苏木的对面,找了块看起来就很舒适的青草地坐下,带着几分慵懒的劲头说道。

此时此刻,眼前的古怪家伙,才有几分年轻人的味道。

苏木的眉头拧成了个川字,脸上写满了诧异,他呆呆地说道。

“嗯?”

“你知道蜉蝣吗?”古怪的家伙继续说道。

苏木点了点头,脸上又泛起了苦涩。

那古怪的家伙却一下子露出相当奇怪的笑容。

“我就是一只蜉蝣,今早刚刚出生。”

“哦。”

苏木回应的相当平淡,毕竟有那红衣小姑娘在前,无论这古怪的家伙是什么,他都不会再惊讶了。

苏木这平淡如水的反应,让这自称是蜉蝣的家伙,一下子愣住了,他脸上的迷雾一下子散去,拽着他的衣袖,带着几分急躁的说道。

“喂,你这人怎么这样,我可是蜉蝣啊!一只蜉蝣在跟你说话!”

这古怪的家伙,看起来应该是个少年,长得眉清目秀的,一双水透的眸子,格外漂亮。

苏木的脸色依旧没什么变化,苦笑了一声,把衣袖从他的手里抽了出来,淡淡地说道。

“我知道你是蜉蝣。”

少年也愣住了,过了片刻后,他看向苏木,笑着说道。

“我出生以后,躲在一边看了你好一会儿,你应该是个人吧?每个人都像你这样无趣吗?”

苏木翻了个白眼,没搭理眼前的少年。

正当他想收拾收拾,转身离开时,脑海里不由自主地回想起那个穿着一袭红衣的小姑娘。

“蜉蝣,朝生暮死……”

苏木的脚步一下子停住,转身看向那明眸皓齿的少年,内心突然泛起一阵没来由的酸楚,他们真的只能活上一日嘛?

少年轻笑着看向苏木,继续问道。

“一只蜉蝣在跟你说话,你难道不觉得惊讶嘛?”

“没有,因为这并不重要。”苏木的语气柔了下来。

“我知道你为什么停下。”

少年眨巴着眼睛,抬起头看向天空中不断升高的太阳,用洁白无瑕的手,遮住那刺眼的阳光,轻笑道。

“我今朝方生,却要在暮色来临时死去,一生即一日,你不过是在可怜我而已。”少年的声音变得沧桑,成熟,那属于少年的质感彻底消失了。

朝生暮死,四个简简单单的字,却给蜉蝣盖棺定论。

苏木的心有些痛,眼前这少年也会像那红衣小姑娘一般,在夜色来临时……

死去嘛?

少年继续说道。

“何为天道,蜉蝣者,朝生暮死,这便是一种天道!可是我跟你们这些人族修士一样,刚出生不久,为何我就要死?”

“我不想死。”少年的声音很平静,没有歇斯底里,也没有发疯发狂,平静地就像在讲述一件和自己毫无关系的事情。

他抬起头,看向苏木的眼睛,微笑着说道。

“你相信这世上,会有一只活过一日的蜉蝣吗?”

面对这问题,苏木没法问答,他陷入了彻底的沉默。

少年如炬一般的目光,从苏木的脸上一扫而过,继续说道。

“既然你们可以问道长生,那么,为什么,我不可以?”

“我不信,我活不过一日。”

苏木的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沉重,红衣小姑娘的凄婉一笑深深地印在了他的脑海中。

他下意识地说道。

“如果不能呢?”

苏木也不知道能不能,他只是问而已。

“日出,我生,月升,我死。”

“朝闻道,夕死可矣?放屁!”

那少年在苏木的注视下,缓缓站起,望着天空中那升到最高处的太阳,露出了獠牙。

他的声音也从低谷,不断不断地拔高,直至巅峰!

“若是那天道让我活不过一日,我定要让那天道崩溃,万古长夜如一日!”

【作者题外话】:追读就拜托了,喵喵洗澡休息了!给读者大大们磕一个!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play
next
close
关闭